做最好心水资料网站
网址:http://www.shireendew.com
网站:开两个号对赌日赚2000

这个婚前“对赌协议”值了!年收入275亿公司估

  杨幂与刘恺威官宣离婚,其实大家都不太意外,在从2015年开始,媒体和记者就捕捉到了二人貌合神离的痕迹。

  比如说,2015年起两人在机场的合体照,从曾经的喜笑颜开到各行各路,全程黑脸;2016年前杨幂生日刘恺威都会在微博大方表白,但2016年后刘恺威改口为“糯米妈咪”,不见表白;而今年两人都没有生日祝福。

  二人对离婚传言的辟谣也是时不时就来一次。甚至12月22日二人经纪公司嘉行传媒“官宣离婚”的前几天,杨幂工作室还说“这种传闻好无聊”。

  西安同大完成第一轮融资,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旗下子公司尚世影业注资3亿元购入20%的股权。此时西安同大估值15亿。2016年6月,西安同大正式更名为嘉行传媒。

  所以,婚姻状况就不是她一个人的事。如果在对赌协议期间离婚,不仅会影响杨幂的身家,而做为嘉行传媒核心艺人的刘恺威因离婚出走的话,也会违反对赌协议。

  为了避免公司动荡,与在对赌协议中输个底朝天,只能想尽办法拖延公布离婚的时间。

  根据嘉行传媒披露的年报显示,2015年净利润为0.81亿元、2016年为1.29亿元、2017为1.94亿元,已超过4亿,早完成对赌协议的目标。确实,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等电视剧的爆红,以及迪丽热巴等艺人的走红,让嘉行传媒的业绩一再亮眼。

  对赌协议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中是较为常见,现在也广泛应用于文化艺术领域。如《战狼2》、《叶问3》、《美人鱼》都采用这种保底发行的方式。由发行方先对影片进行市场预估,与制作方约定一个电影票房的保底金额。

  就拿星爷的《美人鱼》来说,发行方就是投资方,影片制片方就是融资方。这两方在电影上映前签订一个对赌协议,先制定一个目标,假设《美人鱼》的内地最终票房低于18亿元,保底方也必须按18亿元跟制作方结算,但如果超过18亿元,发行方就会获得更具优势的分成收入。当然最终《美人鱼》以33亿的天价票房对赌成功。

  2016年11月,冯小刚和范冰冰合作的《我不是潘金莲》,发行也签约了对赌协议,刚上映,因为该电影在万达的排片量比较低,冯导认定万达是有意打压“封杀”该片。

  冯导在微博里发《潘金莲致王健林先生的一封信》中说到:“小女子”潘金莲怒斥万达院线封杀小公司华谊,称《我不是潘金莲》在其他院线%以上,在万达集团仅为10.9%。潘金莲祝王健林早日成就垄断大业,喊话:“给俺零排片,让潘家金莲自生自灭去吧!”

  冯导焦虑的背后是因为有多个对赌协议,对赌协议的票房是5亿元,最终《我不是潘金莲》赢得了金马大奖,票房却止步4.83亿人民币,对赌失败导致亏损。

  事实上,对赌对象,除了利润、销售收入、还包括专利权的数量、上市的时间节点、平台的流量和粉丝数、战略人才的引进等。

  对赌协议实际上是一种投资保障工具和管理层激励工具。一方面合理运用对赌协议,可以有效地保护投资人的权益,降低投资风险。另一方面,对赌内容能够对融资方起到一定激励作用,激励管理层。

  被对赌搞残的公司还有很多,如太子奶李途纯对赌英联、摩根士丹利、高盛,输掉太子奶;张兰对赌鼎晖输掉俏江南;吴长江对赌软银赛富和施耐德后,被逼出雷士照明;创始人陈晓与摩根士丹利及鼎辉对赌输掉永乐电器。

  归根究底,这些企业被所谓的“高估值”迷惑,一味“豪赌”融资,导致最终“出局”的下场。

  新三板是对赌企业的高发区。从2015年至2016年7月,新三板上共有180多家企业签署了500多份对赌协议,有75%的对赌企业没有达到承诺业绩。

  所以,从2016年开始,对赌协议被纳入到监管范围之中。具体条款显示,对赌协议并未未来投资方或不能与挂牌公司进行对赌,而只能与大股东做对赌。

  其实,对赌协议即使赌赢了也会出现种种问题。就拿嘉行传媒来说,2017年估值达到50亿元。但1年的时间,对赌方尚世影业不断清仓嘉行传媒股份,现在嘉行传媒市值缩水10个亿。

  2018年10月,国税总局正式通知,影视行业限期补税。自此以后,影视行业的生存压力加大。嘉行传媒在对赌协议后前景到底如何,还需要时间来检验。